金景配资www.0020.net.cn 芭蕾舞演员戴口罩排练:复工后创排不停,准备再上舞台

舞蹈艺术的特殊性决定了演员们需要始终保持身体力量和技术水平,训练课是他们的每日必修。  摄影记者/张健

此次新冠肺炎疫情波及的领域当中,演艺是影响较为严重的行业之一。演出接连延期或取消,对剧场经营者,或是艺术院团而言,都是一段节奏被彻底打乱,而后重新调整适应的过程。

随着国内疫情逐渐稳定,各大演出场馆、演艺院团纷纷投入到前期筹备和准备工作当中,待恢复演出的信号发出,能够第一时间为观众呈现最优质的作品。眼下,如何才能以最佳的演出状态登台,吸引观众重新走入剧场,成为他们最关心的问题。

“疫情是无情的,它将大家与艺术之间的爱隔开了。我们最担心的是观众和艺术之间的距离远了,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尽力减少疫情对演出的影响,通过云课堂等各种方式让观众逐渐回到过去那一份亲近,增进彼此的了解,让观众对艺术的爱延续下去。这是目前我们在努力做的事情。”上海国际舞蹈中心发展基金会秘书长王延告诉第一财经。

训练创排进行时

2016年10月向公众开放的上海国际舞蹈中心是上海目前唯一一座专属于舞蹈的文化场所,被称为“舞蹈大院”。它拥有一座大剧场和一个实验剧场,聚集了上海芭蕾舞团、上海歌舞团、上海戏剧学院舞蹈学院、上海戏剧学院附属舞蹈学校入驻。从教学到人才积累,艺术创作再到市场运营,舞蹈的血液在此流淌循环。

然而疫情之下,这些演艺机构都受到不同程度的影响,剧场暂停开放,演出延期或取消,上海芭蕾舞团、上海歌舞团的部分出访和巡演取消,院校课程转为线上授课。

目前,上海国际舞蹈中心园区仍处于封闭管理状态,剧场内部等重点区域每日早晚常规消毒,关于疫情防控的各种措施仍有条不紊地进行着。与此同时,大剧场的工作人员正在检修卷扬机。一般情况下,一年中工作人员会对剧场设备进行两次常规检修和保养,利用这段时间正好可以完善这方面工作,也为剧场的重新营业做好充分准备。

演出虽然暂停,但演员们的日常练习仍在进行着。舞蹈艺术的特殊性决定了演员们需要始终保持身体力量和技术水平,训练课是他们的每日必修。在满足现有防疫要求的同时,尽早进入训练状态,让观众第一时间看到最好的作品,最好的表演。

1月中旬,上海芭蕾舞团一行一百多人携经典版《天鹅湖》和原创芭蕾舞剧《梁山伯与祝英台》于美国巡演。2月1日回国之后,所有演员按照防控要求自我隔离14天。2月17日开始,演员们即投入到基础训练和排练当中。

3月5日,惊蛰这一天,上海芭蕾舞团围绕抗疫故事创作的两部新作通过媒体向公众曝光了部分片段。上海芭蕾舞团团长辛丽丽创作的《天使的微笑》致敬一线医护人员,首席主要演员吴虎生创排《惊蛰》则象征新生命的破土而出。这两部作品也表达了演员们期待重新登上舞台,与观众见面的愿景。

3月15日上午10点,上海芭蕾舞团的演员们在排练室进行日常的基训课。在教员的指导下,他们重复着同一段动作,以达到最准确的步调和姿态。与往日排练唯一不同的是,他们都佩戴着口罩。

《记忆的碎片》排演中

另一个排练厅内,吴虎生和范晓枫、许靖昆、赵美慈正在排演原创舞蹈《记忆的碎片》。这部作品由上海芭蕾舞团团长辛丽丽担任总导演,吴虎生和青年编导陈琪合作编导,以抽象的舞蹈语汇描述对生命和爱情的理解。

吴虎生告诉第一财经,《记忆的碎片》去年开始创排,今年复工之后就开始排练。他们此刻正在排演剧目的第三部分,这一部分主要是独舞和双人舞,随着疫情趋于稳定,近期群舞的段落也将陆续开展排练。这部作品原计划在今年5月上海之春国际音乐节的原创板块亮相。

4月底左右,他们将同时投入到舞剧《闪闪的红星》和《茶花女》的排练当中,这两部舞剧计划6月前登陆国家大剧院演出。预期进入4月之后,排练的节奏将会更加密集,待到恢复演出,能以最好的状态迎接第一批观众。

云课程拉近艺术与观众的距离

舞蹈是一门垂直领域的小众艺术,欣赏门槛较高,培育观众的观演习惯并不容易。过去3年,舞蹈中心通过推出一台台优质演出、举办各种类型的公益活动吸引了一批热爱舞蹈艺术的观众群。去年,上海歌舞团创编的原创舞剧《永不消逝的电波》成为演艺领域的爆款作品,得到各个年龄段观众的赞誉。

上海国际舞蹈中心发展基金会公关主管李路告诉第一财经,舞蹈中心剧场的演出平均上座率在八成以上,国际引进作品的演出从最开始排两场到如今排三场以上:“看上去只是增加一场的演出,但实际上反映的是对整个舞蹈演出市场的信心,舞蹈演出市场规模扩大,观众数量递增,从趋势来看是乐观向上的。”

不过,此次疫情对向好的趋势造成一定波折。今年开年的重磅演出,以色列国宝级巴切瓦舞蹈团的《委内瑞拉》原计划3月底登陆上海国际舞蹈中心大剧场进行亚洲首演,疫情所致,为保障观众和团方安全,演出取消。它也是舞蹈中心剧场目前唯一确定取消而非延期的演出。

据了解,与巴切瓦舞蹈团的前期沟通近3年,而随着国外疫情进入胶着状态,之后的国际引进剧目也有可能受到影响。舞蹈中心的特点之一是国际化的作品较多,这意味着此后需要面临部分调整工作。这些天,王延一直在和国内外各个院团沟通着彼此的消息,她从谭元元那里获知,旧金山芭蕾舞团的演出也取消了。

此外,原定于3月进行亚洲首演的现代舞作品《无径之径》延期至9月,这部由青年舞者胡沈员与英籍舞蹈家阿卡什·奥瑞德合作的作品,也是上海国际舞蹈中心剧场的首部国际委约项目。原定于2月、3月的演出,包括金星舞蹈团《擦肩而过》、谢欣舞蹈剧场《九重奏》等也陆续延期,演出时间待定。

李路向第一财经分析,疫情过后,和其他可能会产生报复性增长的行业不同,演艺行业需要一段时间的恢复期,观众观演意愿和观演习惯需要重新培育;另一方面,宣传周期大幅缩短,上座率会受到一定影响。目前,他们正在和各个院团、剧团沟通协调,综合各种因素重新确定演出档期,调配演出。可以预计的是,下半年的演出可能会出现演出扎堆的状况,为演出挑选合适的档期也是他们需要考虑的问题。

李路介绍,他们会在疫情趋于稳定之后,根据实际情况推出公益演出,恢复观众观演习惯。此外舞蹈中心一直在推进云上授课,将以往定期在线下举办的公益活动挪至线上,邀请朱洁静、吴虎生、胡沈员、谢欣等艺术家、舞蹈明星线上授课,维系舞蹈艺术和观众之间的感情。

王延向第一财经介绍,这段时间通过云上分享的方式向观众普及舞蹈知识,让观众熟悉舞蹈,亲近舞蹈:“民族舞、中国舞、芭蕾舞,每个舞种都有它独特的美,每个动作都有它深刻的含义,通过这样的方式,让观众亲近艺术,了解艺术,不能让疫情断了舞蹈和观众的感情。”

据统计,每周一期的“舞空间云课堂”网络公益课程截至目前共举办6期,网络播放量近4万;国际舞蹈中心剧场的“YIP!国舞私教课”前三期网络播放量3万多,“国舞剧场与她的朋友们”在线分享会连载5期,网络播放量约1.2万;上海芭蕾舞团的“芭蕾大师公开课”公益课直播,在抖音等新媒体平台的总播放量超90万。

这些不同舞蹈演艺机构的内容形成了云端内容矩阵,将关于舞蹈艺术的特色知识向公众进行系统性地传播;疫情结束之后,将考虑线上线下结合的方式,通过不同渠道将舞蹈艺术传播至更广泛的人群。“长期来看,通过线上线下结合的方式培育观众,增进观众对舞蹈这门艺术的喜好和认知,让大家都来接触、了解、喜爱舞蹈艺术。整体来看,舞蹈演出市场是不断向上的。”李路说。

本报记者谢岚

  打赢新冠肺炎疫情防控阻击战,防疫物资要有保障。然而,一些不法分子利欲熏心,生产、销售伪劣口罩、医用酒精、消毒液等产品,牟取非法利益,严重损害消费者权益,危害疫情防控工作。日前,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布全国检察机关依法办理妨害新冠肺炎疫情防控犯罪典型案例,直指战“疫”特殊时期发生的经济犯罪,依法严惩。

  美国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表示,众议院将在周五(3月27日)迅速采取行动,以使国会最终批准具有历史意义的2万亿美元疫情救助计划,然后众议院将着眼于考虑采取进一步措施来支持陷入困境的经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