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景配资www.0020.net.cn 38万元买到特斯拉认证事故二手车,车主上告要求“退一赔三”

特斯拉因在Model 3车型上混用HW2.5与HW3.0芯片生出的“减配门”风波尚未平息,又有车主投诉称在官方网站上买到了特斯拉认证的二手事故车,这家在中国虏获了大量粉丝、车主,闯过各种“快捷通道”的企业,何时才能学会面对消费者坦诚无欺?

近日,韩先生向蓝鲸汽车记者投诉,称自己花38万元在特斯拉官方网站购买了一辆由特斯拉认证的二手Model S车型,在用车2个月19天里,陆续发现大小20余项问题,甚至曾险些发生交通事故。

由于对这辆二手车的安全性有怀疑,韩先生通过第三方权威机构对该车进行鉴定,鉴定结果是:该车左侧c柱及c柱外板有切割焊接,存重大安全隐患,属于事故车。

在此之前,特斯拉方面并未如实告知韩先生车况。在多次协商未果下,韩先生一纸状书将特斯拉告上了法庭,该案目前已由北京大兴法院受理,估计四月底五月初开庭。

特斯拉相关负责人回应蓝鲸汽车记者称,“我们跟韩先生已经进入到诉讼阶段,估计很快就要开庭了,我们尊重国家的裁决,尊重国家的法律。”

对此,岳成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岳屾山律师分析道,特斯拉销售人员告知车主其官方认证二手车不存在重大事故、水泡火烧和结构性损伤等问题,但该车辆之后被第三方鉴定机构鉴定为事故车,根据我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二十条和第五十五条的规定,特斯拉的行为涉嫌虚假宣传和欺诈,需承担“退一赔三”。

官方认证二手车存事故,2个月维修7次

2019年6月1日,韩先生通过特斯拉官方网站以37.97万元订购了一台特斯拉官方认证二手Model S汽车。

韩先生表示,这辆车是一台官方认证二手车,售前销售多次向他承诺并确认,该车经过官方全面原厂检测、300多项权威检查、原厂翻新,不存在重大事故,水泡,火烧,结构性损伤等问题,且该认证车延续原厂质保,并享受相关延长质保。

但在交车当日(2019年6月5日12点),韩先生便发现左后车门无法打开,此时的他已骑虎难下。

根据双方签署的合同显示,特斯拉规定,“在任何情况下,我司都不会对产生于本协议的任何附带损失、特殊损失或间接损失承担责任,如我司应承担责任,则责任上限为退还第一笔付款。”这意味着,此刻若要退车,韩先生只能收到第一笔付款10万元。

无奈之下,当天下午2点韩先生完成了过户,并在交付完成后,当天去了服务中心进行维修更换。

本以为,从此便可享受新车带来的便利,但令韩先生没想到的是,有关车辆的毛病纷至沓来——后来用车的2个月19天里,陆续发现大小20余项问题,韩先生为这些问题去特斯拉港旺服务中心进行维修多达7次。

更危险的事情发生在2019年8月24日晚,韩先生驾驶这辆Model S汽车在天津当地一个多车路段行驶中,车辆突然瘫痪,电门、刹车全部失灵,险些发生交通事故,而当时车内还有300公里的续航里程。

“现在想想都后怕,若真被追尾了我都不敢想象会发生什么。”韩先生事后回忆道。

拒绝提供车况确认书,第三方机构鉴定为事故车

在这辆二手Model S前前后后多次出现毛病之后,韩先生对特斯拉官方所宣传的“全面原厂检测,原厂翻新”的可靠性、真实性产生了质疑。

其一,韩先生至今未收到特斯拉提供的车况确认书以及车况检查报告。韩先生多次要求特斯拉方面出示证明车况的书面文件,但均以失败而告终。销售人员向韩先生表示“认证二手车没有车况确认书”,并继续向韩先生保证该车不存重大事故、火烧水泡车以及结构性损伤。

2019年10月29日,韩先生在当地市场监管局的帮助下,才看到这辆二手车的车况说明:官方检测报告称该车“确实发生过事故,但否认存在结构性损伤”。

为确定该车辆是否安全,11月5日,韩先生委托天津万丰机动车鉴定评估有限公司对该车进行鉴定——该鉴定公司具备司法鉴定资质,擅长二手机动车评估鉴定。

鉴定结果显示:该车左侧c柱及c柱外板有切割焊接,此处为车身一体框架,如有切割焊接就会破坏车身一体结构性,存重大安全隐患,属于事故车。

拿到鉴定结果后,韩先生找到上述销售人员要一个说法,此时该销售人员一改往日保证口吻,承诺该车无重大事故,水泡,火烧问题,却只字未提“结构性损伤”。

车主将特斯拉被告上法庭,合理要求“退一赔三”

鉴定结果一出,韩先生决定向特斯拉维权。11月28日,韩先生一纸状书将特斯拉告上了法庭。请求法院判令特斯拉返还原告购车款37.97万元;赔偿原告三倍购车款113.91万元以及诉讼费由被告承担。

在岳成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岳屾山律师看来,特斯拉销售人员告知车主其官方认证二手车不存在重大事故、水泡火烧和结构性损伤等问题,但该车辆之后被第三方鉴定机构鉴定为事故车,根据我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二十条和第五十五条的规定,特斯拉的行为涉嫌虚假宣传和欺诈,需承担“退一赔三”。

不过,韩先生维权之路却颇为曲折。

起初,由于该台车过户地点、发票、产权证、打款等事项均在天津公司办理,且天津起诉便利于法院取证,同时,特斯拉合同也明确标注,特斯拉北京有权把法务问题转移给任意一家特斯拉公司。韩先生便在天津法院起诉。

然而,双方在法庭上进行了第一次交锋。特斯拉请求法院转移管辖权,案件由北京大兴法院审理。无形中增加维权时间和成本。

最终迫于无奈,韩先生在天津撤诉,重新到北京起诉。据他透露,该案目前已由北京大兴法院受理,现刚分配法官,估计四月底五月初开庭。

对于这桩纠纷,特斯拉相关负责人回应蓝鲸汽车记者称,“我们跟韩先生已经进入到诉讼阶段,估计很快就要开庭了,我们尊重国家的裁决,尊重国家的法律。”

官方认证不应成为营销工具,特斯拉对待车主欠缺真诚

一直以来,相比新车市场的畅销,新能源二手车供需市场却持续低迷,保值率也一直走低,而特斯拉却是个“例外”。究其原因,特斯拉保值率高,离不开特斯拉回收自己的二手车。

2015年4月,特斯拉推出了保值承诺服务,即车主贷款购车三年后,若车主有出售车辆的意向,特斯拉会在审核条件通过的情况下以约50%的购车价格回收车主的Model S。

同年5月,特斯拉启动二手车业务,开始自己销售,并为二手车主提供了为期4年或5万英里的有限质保服务。

发展二手车业务,对于特斯拉而言,一方面成为特斯拉新的收入来源;另一方面,有利于维持特斯拉品牌高保值的形象,进一步反哺新车市场,为特斯拉吸引潜在客户;第三,作为该产品的生产商,特斯拉拥有技术专利,有能力进行产品质检,认证二手车也更有保障。

因此,尽管售价比其他二手车平台更高,但仍不乏像韩先生一样的客户,出于对“官方”权威的信任,外加提供质保、享受免费超充,选择在特斯拉官方购买二手车,

原本韩先生的本意是“花钱买个安心”,但特斯拉却破坏了这种信任。

  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上海12月25日综合报道 据“上观新闻”消息,12月24日,崇明区召开全区领导干部会议。会议宣布了市委决定:李政同志任中共崇明区委书记;唐海龙同志不再担任中共崇明区委书记、常委、委员职务,另有任用。

上海黄金交易所发布公告,自3月13日起调整白银延期合约保证金比例和涨跌停板。上金所公告显示,本次调整是因金银价格波动幅度加大,13日白银延期合约(AgT D)出现跌停。自13日日终清算起,白银延期合约保证金比例从7%调整为9%,下一交易日(3月16日)起白银延期合约涨跌停板从6%调整为8%。